三百多年前的清朝初期,清兵入关后,从前提出了一句血淋淋的严酷标语:“留头不留发,留发不留头。”

剃发本是满族的风俗,而几千年来汉人信仰《孝经》中的“身体发肤,受之爸爸妈妈,不得毁伤”思维,满清强制剃发的行为触发了华夏汉人的激烈抵挡,并因而而变成了很多的人世惨剧。

而令人难以想象的是,满清推广“剃发令”的始作俑者竟然是一位身为汉人的明朝降臣,这个被钉在前史羞耻柱上的人便是——孙之獬[xiè]。

孙之獬(1591—1647年),山东淄川县(今淄博市博山区)人,明天启二年(1622年)举进士,当了几年的明朝官员,他紧靠魏忠贤,成为阉党成员。

崇祯元年(1628年),崇祯帝在诛杀魏忠贤后,命令销毁由阉党编写的以排挤、诛杀异己为意图的《三朝要典》,唯一孙之獬抱着《三朝要典》到太庙痛哭,为士林所不齿。同年八月,朝廷“削孙之獬籍”,让他回乡寓居。

崇祯十七年(1644年),李自成带领的农人起义军攻入京城,崇祯帝自杀后,不料镇守山海关的吴三桂引清兵入关,并敏捷占领京津冀等北方地区。

清兵入关后,孙之獬很快就投靠清廷,他带来一家老小热烈欢迎清兵的到来,清廷也为了吸引原明朝的大臣,就录用孙之獬为礼部侍郎。

礼部首要担任文明教育等事宜,孙之獬积极主动地和满清文明接轨,并从本身做起,他率先把自己的前脑门上的头发剃了个精光,后脑勺也拖着根“金钱鼠尾”辫,而且还寡廉鲜耻地换上了满人的服饰,让自己从头到脚、由内到外地“满族化”了。

其时,清廷因为刚刚进关,全国没有安靖,还容许明朝的降臣仍穿戴汉服上朝,但执政堂上却分红满、汉两列。

据《清朝别史大观》记载:顺治二年(1645年)五月,某一天早朝,面目一新的孙之獬进入金銮殿后,很自然地走向满族大臣的行列。

满族大臣原本就自命尊贵,他们哪里能承受一个汉人降臣换了满族服饰,就能站到自己的行列里?因而,满族大臣都群起而攻之,把孙之獬赶出了他们的行列。

孙之獬讨了个难堪,又想悄悄地溜回汉臣的行列里,而汉臣们又不容许了,都站的紧紧的,不让孙之獬挤进来,一时间,孙之獬进退不得,非常难堪。

孙之獬原本便是一个小人,他遭受如此为难的工作,当即就恼羞成怒了,他没意识到自己的喽啰行为,而是迁怒于其他的汉臣。他想,你们瞧不起我,那我就争夺撤销这种不同,要剃发我们都剃!

当天退朝后,孙之獬回家后就给其时的摄政王多尔衮写了一份“万言书”:“陛下平定我国,万事更始,而衣冠束发之制,独存汉旧,此乃陛下从我国,非我国从陛下也。”(王家桢《研堂见识杂记》)

多尔衮阅后大喜,夸奖说:“真是没想到啊,汉臣中也有如此高醒悟者。”遂顺势采用了孙之獬的主张。

孙之獬的行为之卑鄙,可以说是空前绝后、令人发指!即使是引清兵入关的吴三桂,也曾当面劝止多尔衮不要施行“剃发令”。

六月,清廷正式公布“剃发令”。七月,又命令在全国范围内“衣冠皆遵本朝之制”,而且告诉规则一切的军民在十天内有必要剃发换装,不然杀无赦。

这么一来,满汉抵触急剧加剧并迸发,受孔孟儒家思维影响了两千多年的汉族人哪肯实施剃发令!江南各地掀起了大规模地抵挡。

乡绅候峒曾、黄淳耀率先在嘉定揭竿而起,抵挡清廷的控制,惨无人道的“嘉定三屠”由此而迸发!

之后,江南各地不断上演着因抵挡“剃发令”而引起的战役,一时间,江南尸横遍野、尸横遍野,这一切,都要拜孙之獬所赐!

这位明朝的堕落分子孙之獬自己也并没有善终。顺治四年(1647年),孙之獬因纳贿而被人揭发,又被清廷除名,他带着全家老小灰溜溜地回到了老家。

其时,山东正好迸发了谢迁领导的农人起义。没多久,农人起义军就攻入了淄川,将孙之獬全家七人悉数诛杀,并把孙之獬五花大绑地关押了十多天。

为了赏罚孙之獬献媚清廷,提议剃发摧残同胞的罪过,人们从头给他“植发”,在他那光秃秃的头皮上扎出鳞次栉比的小洞,再一一插上猪毛,孙之獬疼的嗷嗷嚎叫,人们又用针线把他的嘴给缝住,最终,把这个皮开肉绽的孙之獬凌迟处死。

本文参考文献:《教科书里读不到的趣前史》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