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书融入骨子里

梁云祥

有没有那么一本书,能让人读了又读,看了又看,二十多年了仍然读不完看不行?我的答复是“有”,那便是《一般的国际》。尽管时隔多年,但我仍能明晰地记住多年前深夜捧读时的一幕一幕。

1994年的一个冬季,我下班后走出单位大门时,看到一个搭档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《一般的国际》。我随口问了一句:“能借我看看吗?”就这样,我把书带回家,坐在沙发上读了起来。没想到的是,这一读便是一个通宵。书中有太多的情节和人物引发了我心底深处的共识和感动:在那物质匮乏的时代,自己不也和少平相同,有过缺衣少食三餐不继的日子?不也曾有过吃“非洲饭”的阅历?都说贫民的孩子早当家,那是由于贫民的孩子早明理啊。书中没有一个大奸大恶之人,相反都是你我身边真实可信触手可及的大哥大姐:为协助父亲扛起家庭重担,十三岁就停学的硬汉后代少安;充溢冒险精力,却在采访途中为救落水女孩不幸身亡的女记者田晓霞;就连最终弃暗投明的二流子王满银都让人觉得是那么可笑心爱……一个个饱满鲜活的人物,带我走进他们的内心国际,倾听他们的喜怒哀乐,感知他们的悲欢离合。一位作家说过:“在阅览中能找到友谊,找到亲人,能够与智者对话。”是的,邂逅一本好书,就好像邂逅一个善美之人,邂逅一颗善美之心。在1994年的一个普一般通的冬夜,我邂逅了那么多一般低微却心胸愿望的朋友,与他们倾慕相交息息相通……

当厚厚的一本书看完时,已是第二天早上了,历来没有这样一本书,让我一见钟情,相见恨晚。脑子里只要一个想法:必定要买一本归于自己的《一般的国际》。等不及吃早饭,我骑新手卡自行车去新华书店碰碰命运。那个时代,书店不象今日这样百家争鸣,作为老字号的新华书店是很多读者买书时的不贰之选。走运的是,这一趟没有白来,一本书定价十元,其时我的月工资不过240元。

有的书,读了一遍就置之不理,不会再读第二遍。可是,这本书,不管读多少遍我都不厌恶。二十多年间,不管是在雨后安静的窗前,仍是在无眠的枕边,我无数次地捧读它。每次翻开,心底涌起的总是一直如一的感动和共识;每次重读,总会收成新的发现新的领会……书中大段大段的文字,我都能背下来。在生长的年月里,看到过日子中太多的丑人丑事,也不止一次地吃过亏上过当。可是好在有好书相伴,有书中的朋友奉陪,让我懂得,一个人不管身处怎样的窘境,都要信任这个国际总有萍水相逢的温暖,以及生生不灭的期望……

每天坐公交车上下班时,常常看到一个个忙得不亦乐乎的垂头族。不可否认,在现在电子前言时代,人们对纸质书的阅览逐渐减少了,有人忧虑有人呼吁。不过,我很附和一位作家的话:“人们关于阅览的酷爱,并不会由于阅览东西的不同而发作改动,阅览关于人类的含义无可代替,关于越来越‘数字化’的阅览方法不用太失望,由于这并不会消解读书人的喜好,反而让读书人有了更多样的阅览方法。”不错,比方我,不管多么喜爱《一般的国际》,也不可能总是随身携带,究竟它太沉太厚了,可是制作成电子书就不相同了,存在手机里,想看就看,随时随地,尽管阅览东西不同,但心底里对文字的酷爱却是相同的。

常常在心底叹气,才华横溢的路遥,为什么就英年早逝呢?这个终身扎根泥土情系乡村的作家,本应用他生花的妙笔,写出更多更好的著作留给世人,留给酷爱他的读者。

人生在世,总要留下一点什么。当咱们每一个人走向生命的结尾,尘归于尘,土归于土的时侯,能留下些什么让他人回忆犹新呢?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。我想,路遥其实又是美好的,一本《一般的国际》便是他献给千万读者最有价值的礼物,也是他留给这个国际最温暖最永久的回忆。

读《红岩》经典 扬红岩精力

梁云祥

我从小啃过不少书,名著非名著读了一大摞,但让我终身难忘、重复咀嚼、重复读的书,只要《红岩》。

第一次读《红岩》,记住是在上世纪70时代初,那时刚上初中。也不知咋的,一会儿就喜爱上了读长篇小说。但其时书本匮乏,很多在“文革”前出书的优异长篇小说早被打成了害草。而处于咱们这个年龄段,又刚好是承受常识的时代,恰似嗷嗷待哺的婴儿。校园的图书馆早被封闭,闲时苦于无书可读,但咱们有咱们的方法,家里总有那么几本旧书,同学间背地里沟通,不让教师知道——知道的话要上交,还会引来一顿批判。

有次,校园里结合局势,发起学生上交所谓的害草书本,多寡不管。学生是听话的,回家后纷繁翻箱倒柜,有上交一两本、两三本的,我语文成果不错,教师就叫我担任挂号搜集。上交的书本竟有三五十本,均有不同程度破损。有本发黄的书,我顺手拿起,只见既无封面、又无封底,书脊上只残存两个字,我用眼睛一瞟,忍不住心中一亮,是我向往已久的《红岩》。早就听人说起过这本书,一向未有时机拜读。好在其时只挂号册数,未挂号详细的书名,近水楼台先得月,我用一本薄薄的不知名的书李代桃僵,换回了这本《红岩》,具有了《红岩》就像具有了一个好朋友相同,拿在手里,不只会常看常新,在今后的日子里,这部书一向陪伴着我一路生长。

《红岩》刻画了许多众所周知、令人钦佩的英豪形象:有机智勇敢、舍己救人的许云峰;有单纯心爱、聪明伶俐的“小萝卜头”;有我敬仰的女英豪江姐……读了《红岩》,最让我感到铭肌镂骨的人物是江姐,她是一位真实顶天立地的英豪。她无比刚强,对党忠实,置生死于度外。当她发现自己的老公彭松涛的人头被敌人高挂城头时,不像一般女人相同,面临严酷的实际马上变得一触即溃,而是强忍沉痛擦干泪水,见到纵队司令员“双枪老太婆”后,坚决要求到老公生前战役的当地作业。当敌人酷刑拷问她时,她一直不泄漏党的半点隐秘,你们能够打断我的手,杀我的头,要安排是没有的。”敌人用竹签钉她的手指,她刚强地说:毒刑拷打是太小的检测,竹签子是竹子做的,共产党员的毅力是钢铁做的。”英豪的江姐也是美丽的,她在渣滓洞监狱里,穿戴那蓝色的旗袍,以洁净而又苍白的面庞沉着与敌人奋斗,甚至在最终临刑献身前,她也让咱们不要哭泣。她用自己的一言一行,鼓励着狱中的其他革命志士,纵情显示了“历来壮烈不贪生,许党为民万事轻”的精力。

人都有窝囊的时分,可在那个不是很悠远的时代,却有过这样一批钢铁兵士。面临刑具,面临恐惧,面临逝世,挑选了崇奉和抱负,这种崇奉和抱负是需要用自己的苦楚甚至于生命来保卫的,他们做到了,他们能够流血,能够献身,他们一直昂扬着自己的头颅,深信着自己的崇奉和抱负。肉体能够被炸毁,崇奉不能被炸毁,他们用生命守护着自己的崇奉和抱负,用鲜血浸染了自己的崇奉和抱负。他们的肉体现已被敌人炸毁掉了,可我觉得他们还活着,永久活着。

经过《红岩》这本书,我看到了这场在特别布景、特定环境中,革命者进行奋斗的艰巨性和复杂性,也看到了困兽犹斗的敌人的极点凶狠残暴与外强内弱,更看到了革命者在黎明前的最终奋斗中体现的浩然正气、坚决的信仰和舍生忘死的精力。一切这一切展现在眼前,激动、敬重、悲愤、感叹……每一个读过《红岩》的中国人必定会生出这样的情感,而《红岩》中的英烈们意志坚定的精力,也鼓励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。

一部厚厚的《红岩》通知咱们,那段血与火的前史永久不该被忘记。革命者们意志坚定、勇于献身的精力和崇高的爱国主义情怀,在新时代仍然是鼓励咱们猛进的精力力量。先烈们播下了红岩精力的星星之火,而咱们的职责是接过火种,让它宣布耀眼的光辉。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